罗志祥半夜现身篮球场打球 隔日凌晨在护送下离开

2020-07-08 14:20:46      121 浏览    作者:wenyuan

第一网红讯:

一直以来,武侠都是中国特有的文化,而且只有中国才能拍出其中的侠气。

可是,这股侠气在10年前已经开始逐渐消失直至没落,没了喷涌而出的爱恨情仇,浩然正气的家国情怀,挣脱束缚的血肉之躯以及沧海一笑的极致浪漫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一来是武侠已非主流,2010年—2014年以抗日剧和言情剧为主,2014年流量盛行后,玄幻剧成了主导,2019年至今,同人基腐剧变成了主流;

二来是失去了侠气,服化道华丽了、动作设计精彩了、电脑特效进步了,却空余武侠的壳,缺少了核。

三来是武侠的故事基本被拍完了,又缺少像金庸、古龙、梁羽生这样的大家,题材推陈出新变成了一大难题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每当这个时候就能感觉到以前国产武侠剧的优秀和不可逆,凡是后来翻拍的作品大都以扑街结束。

单以《笑傲江湖》为例,2000年以后,《笑傲江湖》已经翻拍了不下五版,但其中最有侠气的令狐冲当属李亚鹏版,其他版本以东施效颦形容也不为过。

在2001版的《笑傲江湖》中,令狐冲即使身穿粗布麻衣、斗笠蓑衣在身,仍然无法掩盖全身上下的侠气。

似有一种“莫听穿林打叶声,何妨吟啸且徐行。竹杖芒鞋轻胜马,谁怕?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豪放不羁。

还有一种“料峭春风吹酒醒,微冷,山头斜照却相迎。回首向来萧瑟处,归去,也无风雨也无晴”悠然自得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高山流水的知音,是这版《笑傲江湖》最重要的一部分。

《笑傲江湖》中的曲洋和刘正风的琴箫合奏,似俞伯牙与钟子期的破琴绝弦,都以痛心见悲剧,以一曲悲歌勘破世事。

在云雾缭绕的高山之间,二人盘膝而坐,抛开世俗偏见,与青山绿水为邻,把鸟语花香做友,空灵的江湖气已然形成。

一曲笑傲江湖,以潇洒和浪漫将针砭时事的主题倾注进去,并以此解构社会、重塑飘逸、灵动的江湖秩序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侠之大者的英雄,是这版《笑傲江湖》贯彻始终的主题。

提到这个话题,令狐冲自然是不可跳过的角色,他生性追求自由和个性解放,却不料卷入各种混乱之中。

先是在参加衡山派刘正风的金盆洗手仪式的路上,遇上采花贼田伯光胁迫恒山派仪琳,为解救她脱离苦海,身负重伤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后被日月神教长老曲洋所救,得到《笑傲江湖》曲谱,但因其多次违背门规,被罚面壁思过,在思过崖巧遇华山派前辈风清扬,习得独孤九剑。

被逐出师门后,与日月神教向问天义结金兰,共御正邪强敌,意外救下日月神教前任教主任我行,自己锤炼之人任盈盈则是他的女儿。

但因其一身正气,不愿同流合污,一面摧毁任我行图谋武林的大计,一面粉碎岳不群五岳联盟的勾当。

在他的努力下,江湖重归往日的安宁,武林人士也得以休养生息,而他自己则选择归隐,与任盈盈共谱《笑傲江湖》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道貌岸然的君子,是这版《笑傲江湖》重塑价值观的揭露。

剧中的伪君子挺多,但最值得说道的则是华山派掌门岳不群,号称君子剑和青城派掌门余沧海,号称名门正派。

岳不群外表谦虚文雅、正气凛然,实则阴狠毒辣,富有心计,为得《辟邪剑谱》和一统武林,不惜残害自己的徒弟和妻女。

余沧海觊觎福威镖局林家的《辟邪剑谱》,加以借口将林家灭门,却未得到秘籍便在武林各种场合出现,肆意挑起争斗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亦正亦邪的情缘,是这版《笑傲江湖》对爱一个人不需理由的阐述。

令狐冲与任盈盈、林平之和岳灵珊,前者是相忘于江湖的相濡以沫,后者是被仇恨蒙蔽的有眼无珠。

令狐冲和任盈盈的相爱,有种互为慰藉相互取暖的感觉,如《怦然心动》中的一句台词描写的那样:

“有人住高楼,有人在深沟,有人光万丈,有人一身锈,世人万千种,浮云莫去求,斯人若彩虹,遇上方知有。”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林平之和岳灵珊的相爱更像是一场交易,所以一开始就注定了以悲剧收尾。

被毒汁致盲的林平之在竹林间拿定情的玉笛子刺进了小师妹的腹部,没留下只言片语便一命呜呼。

岳灵珊这一死,代表着令狐冲心中那个美好回忆的华山不复存在,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风雨飘摇的江湖,是这版《笑傲江湖》拨乱反正的搅动。

正邪不两立,可什么是好,什么是坏,即使被武林正道批为魔教的日月神教,也有大义的向问天和为爱赴死的东方不败。

而在自喻为名门正派的五岳剑派,却生出了不择手段的嵩山掌门左冷禅和道貌岸然的岳不群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在最终的对决中,岳不群杀死了任我行,令狐冲杀死了岳不群,正义杀死了邪恶,亦正亦邪杀死了伪正义,背上了欺师灭祖的骂名。

所以到底什么是正,什么是邪,这版《笑傲江湖》改编了金庸原著的结尾,同样没有给出答案。

因为这世道本来就是是非不分、黑白不明,又有谁能分得清楚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除了这些之外,片尾曲《笑傲江湖》如剧一样经典,以一声凌厉的“咿呀”开场,引出分为两部分的上品之作。

上半部是刘欢的侠骨,有大气磅礴、英雄豪迈之气;下半部是王菲的柔情,有古典温婉、情真意切之意。

谱曲方面,快节奏的鼓点带出纷争的江湖,独具韵味的古琴融合在通俗的唱法里,更添情愫,刘欢与王菲的唱腔一刚一柔,构成了刚柔并济的曲风。

歌词颇有古风,描绘出了那个江湖气的武林,如“一剑飘飘,一生笑傲,浮世滔滔,人情渺渺。一剑飘飘,一生笑傲,传一曲天荒地老,共一生水远山高。

正义不倒,会盟天下英豪,无招胜有招。一剑飘飘,一生笑傲,英雄肝胆两相照,江湖儿女日见少。心还在,人去了,回首一片风雨飘摇。”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可现在的武侠剧,侠气成了提升逼格的东西,知音趋向于同志,活脱脱的一出古装偶像剧。

即便有金庸、古龙、梁羽生的原著在前,依旧会被改编成在美颜、滤镜、化妆等加持下的狗血爱情。

剧中一张张无辜清澈的脸庞,穿着白白净净的的衣服,演绎着破碎的、疼痛的,全武林与我抢男人或女人的武侠。

未曾想到,19年前的一部伴随着恶评和辱骂出道的国产剧,竟然是武侠剧中仅有的兼具侠气和大义“独苗”。

19年前的国产剧,拍出了已经消失的侠气

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,以前的武侠大都以此为主,亦或是拯救族人、光复门派、弘扬武学,为往圣继绝学,为万世开太平。

而现在的武侠,只是恋爱的皮囊,相忘于江湖的只剩颜值颇高的男女在虐恋或绝恋,没有一点让人神往的感觉。

武侠二字在于侠,这才是武侠的骨,儿女情长只是它的皮,只不过现在的武侠早已失去了以前的匠人精神,注表不重里。

没有侠骨柔情,没有一身正气,没有赏心悦目,没有行云流水,有的只是卖萌撒娇的媚与俗。

请关注第一网红www.sqzh.com 了解更多资讯

0
Copyright © 2015-2020 第一网红工作室版权所有